可爱的小蓝兔

喜欢全职,喜欢小蓝

辣鸡作者语:我就突发奇想想到了这些话。

呜呜呜……我就是觉得我家蛙好可怜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在哪里?”

我好似一直寻觅着什么东西,可是一直找不到。于是我就一次又一次地出去,以旅游为名,寻觅着……也许就是那个被称为宿命的东西……

刹那间,有一辆车子从我身边呼啸而过。

“呱咕……”

我惊吓得只好闪躲到一边,结果掉到水沟里。

这里昏暗且远方还有一些“叽——叽——”的声音。再者刚才从高处摔下来,摔到了腿,举目四望可只发现四周的落叶,孤独又无助。一种名为“恐惧”的情绪立刻包围着我。

“呜呜呜……我要妈妈……”

不不不!不可以!

我拼命地摇摇头。祈祷着可以克服恐惧。

“呱生的路还长呢!”

摸了摸四叶草护身符。

“妈妈会保佑我的!”

于是,我又坚定着信念,大踏步的向前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的蛙在外面经历的风吹雨打而我们却不曾看见,因为我们的蛙总是以他自己的方式爱我们,不让我们看见他凄凉的样子。(正如外出漂泊的你不曾告诉父母那样)

我是一只放荡不羁爱旅游的青蛙 02

因为是佛系小游戏,所以我也是佛系作者

(用我喜欢的穆寒太太说的话就是:缘起则写,缘续则更,缘灭则坑)

本文素材都来自我家小青蛙(所以剧情咋发展都看它)

哦!还有很重要的一点——凡涉及到的人名、地名什么的都用中文(大家懂的,我日文渣)

——————

我拖着失魂落魄的身影回到了老鼠老板的店里,那疲惫不堪的身子以致于脚步声都有些沉重,打扰了老板的午休。他缓缓地抬起头,摸索了一番他的老花镜,露出迎客时的微笑。

“欢迎光临,请问……”

他扶好他的老花眼镜,仔细的看着我。

“哦,原来是你啊,我还以为有客人来了呢”

他又放下眼镜,用桌面上的报纸遮住眼睛,一如既往地颓废地睡着。

“找到你妈了吗?”

我苦笑着点点头。

“只是……她不再是我妈了……”

老板没有把话接下去……其实以老板阅历也是见过不少像我这样被妈妈抛弃的小青蛙的。我还记得我上一任的员工也是被他妈妈抛弃的,幸好有老板收留呢。诶!从这点看老板也是个好心人,啊啊,不!是好心鼠。

“毕竟不是亲生的啊”

老板突然感叹道。

我停下回房间的脚步,心脏仿佛被什么刺穿了……

“呵……人类不过把你们这种小青蛙当作玩物罢了。”

我的胸腔里莫名冒出来一股怒火,很想反驳他!

我的妈妈不是那样子的人!她很好!她会在我出门旅游时为我准备食物!当我不在家时,她会为我打扫房间!她还为了我而三更半夜地起床去割三叶草!她还会为我买一些好吃的食物并把他们放在桌子上,到我回家时就不会挨饿!她那么好!

她……

她…………

她最终还是离开了我……

是啊……

她……

还是离开了我……

这里……

我摸了摸心脏的地方。

有点痛呢……

已经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。

我收拾好了行李——妈妈给我的四叶草护身符。我摸着它,上面冷冰冰的,以前……它还有妈妈的体温……

“不不!”

我拼命地摇了摇头,希望可以忘却她。

“毕竟……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呀。”

“要坚强!”

屋外一阵响声打断了我的回忆,我望向窗外,只见一个有着黑色头发的女孩。那身影与我日思夜想的妈妈有几分相似。

“妈妈!”

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“妈妈!是你吗!你还记得我吗!”

“呱——”

“咦?这就是红遍朋友圈的小青蛙?”

那个女孩疑惑道。

一时间,我愣住了……

“她……是谁?”

“哎呦!还挺热情,连蹦带跳地来欢迎我呢,我看你绿油油的就叫你王大眼呱吧!反正都是头顶一片青青草地的货。嘻嘻,来自蓝雨粉深深的恶意。”

于是我的面前就弹出了一个窗口。那个女孩把“小栗旬呱”删掉改为了“王大眼呱”。

“不!不要啊!那是妈妈给我取的名字啊!”

我拼命地阻止她。也真是急得快哭出来了。

“那……那可是妈妈在我的世界中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痕迹呀!”

“哈?什么鬼?我就是你妈啊!”

“啊?”

我和那女孩两眼相望,有些许懵逼……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会讲中文?”

我傻傻地望着那个女孩。

“我是中国人啊!会中文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那个女孩疑惑道。

“你……你不是我妈!你到底是谁!”

我很是生气的问道,冒充我最爱的妈妈什么的,简直不可饶恕!

“我?我呀……”

那个女孩露出了奸诈的笑容。

“我是李泽言夫人。”

“啊!”

我在很认真地思考着李泽言是什么品种的青蛙。

我是一只放荡不羁爱旅游的青蛙

主视觉:小青蛙
私设一个忧郁的呱

这里,沉寂了很久。

因为我平时也不怎么在家,所以并没有怎么打扫。久违地走上楼梯。

“吱——吱——吱——”

木板发出憔悴的响声,也许……算是在欢迎我的到来吧。

当初制作楼梯的材料不多,必须纵身一跃才可以到达二楼。就是这个原因,那个蜗牛一直不愿意进来我家。其美名曰:你这小窝,放不下本尊。

其实真正的原因大家都知道——他没腿!

“啪噗——”

我凭着青蛙一族非凡的大壮腿到达了久违的床前。

“呱呱,好呛啊。”

我这一越,竟让地板的灰尘都飞扬起来!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到灰尘上,虽说有几分邋遢的感觉,却又分外好看。

我摸了摸桌子,灰尘沾满了我的手……

其实啊……

这里是有人打扫的……

只不过……

不知怎的,我想起那一天……

那个可爱的日本女孩

是她

给我带来了光明!带来了爱!

我在这个简陋的小房里,享受到了一种名叫“家”的温暖!她很大方,完全不介意我的朋友来蹭吃蹭喝;也很勤劳,为了割三叶草,半夜三点多就起床。我也想劝她不要这么累,但她只是笑笑,好像在说“有什么关系呢,为了崽崽可以体面地和朋友交往,妈这点苦算不上什么。”那时候,我很感动……

原来,还有人这么爱我!

真的好想告诉朋友们“我有一个超爱我的人!!!她是我妈!!!”

可惜……这段日子不长,只有两个月……

“对不起啊,仔仔。妈要走了,自己一个蛙也要好好地活下去!要按时吃饭,睡觉,吃的东西妈也准备好了,削木头的时候要看着点,不要伤到手指头。妈……要离开了。没有人会在你看书看到睡着时为你盖被子了。”

“妈!!!!!”

我跪在低下,掩面痛苦。

…………

“妈!为什么要离开我?”

…………

我擦干脸上的泪水,掩饰好情绪。

“妈!我一定要找到你!”

于是我收拾好长途跋涉所需要的东西后,上路了!

为了找她,我也是费劲了心思。那个老蛤蟆还骗了我,身上的钱都花光了,以致我只好典当身上的东西,即使这样我依旧只能吃那种最便宜的野葡萄干康司。在我走投无路时,老鼠老板收留了我,让我当他的员工。在为他送货的时候还差点被呼啸而过的车辆撞到。

“呜呜呜——妈妈的世界这么危险的吗?”

在经历一番波折之后,我终于打听到了妈妈经常去的地方!

只是………………

当我看到妈妈和朋友一起逛街时,心中一直坚持的东西……似乎……塌陷了……

“妈……

你忘了我吗?

妈……”

……

她听不见……

我背对着她,擦干眼泪。

望着她的背影,苦笑道:

“你一定要幸福啊!”

转身而去,只留下一个

绿色的

弱小的

凄凉的

却又坚定的

背影

“妈!我永远爱你!”

关于小蓝的单相思

       新人投稿有不好的请提出来~\(≧▽≦)/~,因为这是我看了个视频有感而发的,所以说呢,如有雷同……怪我咯←_←

     我叫许博远,是蓝溪阁的成员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……我好像爱上了一个遥不可及的人……与他相遇,是在荣耀的第十区。与他下冰霜森林时,我被他那高超的技术震撼……也许……我对他的迷恋就是从那个时候萌发的吧……从那以后,他就成为荣耀几大公会的抢手货。我的看见他为了那些稀有材料而帮其他公会刷副本记录。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有几分烦躁、不爽、嫉妒!?好像不仅仅是因为蓝溪阁难以抢到记录……而是因为觉得他……诶诶!等等!这种好像觉得他在到处找小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呀!?我……才不是喜欢他呢!

        在这种复杂的感情,我度过了一天又一天……可是……我的脑海里却满满的……都是他的影子。天啊!这怎么可以!我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,我怎么可以这样!网恋什么的风险很大啊!但是……(脑海里突然想起当初会长和那讨厌的绕岸垂杨带队打副本时,他那句“打副本的话,蓝河比他更出色。”心脏跳得很快,脸也有点红)他好像也有留意过我吧!也许……我们彼此认识一下,也是能做成朋友的吧!

         但是,会长打来的那一通电话……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“诶,小蓝啊!我跟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!什么大事啊!居然用的着会长您亲自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呃……那个,是关于第十区的君莫笑的。我带了关于他的一些资料和视频,去战队让喻队分析了一下……呃……那人……可能是叶秋大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我的心情十分复杂……“君莫笑是叶秋大神?!”我嘴里不断地重复那句话。发现自己的手机好是沉重,我的手不由得颤抖地放下手机。大春在电话那头讲什么我也没有留意听……也许……从那刻起……我对他的感情变得更复杂了……油然而生了……一股……可望而不可及的悲伤……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十区和神之领域里,时常见到他,他一上线那可谓是翻天覆地!哦!对了!他还成立了一个叫兴欣的公会,我们几大公会派了好多的卧底号,然而这货那个叫精的啊!逼得我们只好退出,不过我的“绝色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带着那么几分的爱恋,我有时候会帮着兴欣带团。因为我觉得这是他可以留意到我的方式。在帮忙兴欣带团的日子里。我很苦恼,但也很开心。没有什么勾心斗角,也没有什么明枪暗箭。有时候还可以和叶修开开玩笑。用着几分温柔的语气来骂他!但是……和他的关系……也仅仅是这样子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在他连续几次抢到蓝溪阁的野图boss后,我逐渐明白……他终究与我们是站在对立面的……我也因此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也许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自己对抢野图boss、争副本记录之类勾心斗角的事情表示厌烦,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我不希望给他添麻烦……所以我放弃了“蓝河”,也……放弃了“绝色”。

        不知怎么的,叶秋大神他成立了一个叫兴欣的战队,并且与他的老东家嘉世叫板。有很多人黑他。说他是什么忘恩负义的小人。这事我也管不着,只是我认为他并不是这样的人。而且……觉得我与他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……毕竟……我没有什么实力啊!“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”?呵……也就是在网游里出众点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好厉害,带着这种草根网吧队打败了嘉世,冲进了联盟。哦!对了!他们说他的名字叫叶修,叶秋不是他的真名。然后网上又有一群黑粉,说他是什么无耻小人。是心里有鬼!愧对嘉世!平时都很冷静的我,不知怎的就很生气!以前就算有人黑黄少天也好,我还是保持有风度的。可是这次,我居然开了个马甲去骂他们。但在那些水军骂回我时……我渐渐沉默、迷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对我……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    他是颗遥远的星星。在那么那么远的地方……我够不到……
  
        他真的好厉害!就这样的一支新队!居然冲进了季后赛!然而……第一场比赛……就是和蓝雨打的。我真的不知道……为谁加油……我喜欢叶修,但我也喜欢黄少天!虽然知道这是两种不一样的喜欢,但是……我的理智告诉我,这不仅仅是代表爱或不爱的两种关系,更代表这未来两种不一样的境地!所以,我必须选择一个……我……选择了蓝雨。

        蓝雨输了……输得有几分凄凉……公会的几位情绪都有几分低沉……而我的低沉与他们却有几分不同。“原来他是如此的强大的!真的好羡慕在他身边的队员!有着他的指导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!好羡慕……如果……站在他身边的人……是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呵……怎么可能!

        我扇了自己一巴掌,明明……明明说是蓝雨的啊!明明我的心是在蓝雨这边的啊!可是……这麻烦的感情!
  
        我向大春借了“蓝河”的账号卡。在附近的网吧登录了一下,默默地翻看与叶修的聊天记录。觉得有几分讽刺!与他!无外是材料、副本、野图boss。也许在他的心中……我只是个工具而已……一个……获得利益的工具……即使是这么想着。我也有几分庆幸。

        他……是大神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 即使是工具也好……但他有留意到我啊!

        但……他是大神啊!而我……

        之前在网上看见一些腐女、迷妹们写的同人文,那些什么叶黄,叶韩,韩叶,叶王,王叶……那个叫甜蜜蜜的。原本我是觉得很恶心的。但在不知不觉地看到深情时,我会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进去。如果……每天能做好早餐并带着几分温柔的语气叫醒叶修的人是自己。如果……能生气地在他的怀里撒娇,告诉他蓝溪阁的boss不要抢的人是自己。如果……能在他比赛之后给他递杯水,鼓励他要继续努力的人是自己。如果……没有“如果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天啊!我不禁为自己这不可能的想法而感到恶心,但是……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的期盼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喜欢他!是的!我喜欢他!但……也仅仅是单相思呢……他是谁啊!那可是叶修大神……是那么……遥远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 也是啊,我有什么资格能陪在叶修的身边呢?他的身边都是那么优秀的存在。他这种大神,能够知道我的存在,已经是很开心的事了啊!是啊……他认识蓝河,认识绝色,认识蓝桥春雪……只是……不认识我啊!

        我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可是……放不下啊……

       他,带着兴欣得到了冠军呢!并且连续获得了39次的单挑胜利。然而……他退役了……

       我的心似乎骤停了几秒,有点害怕再也见不到他,毕竟……他已经离我这么远了……要是……消失了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终于忍不住了,还是参加了由兴欣粉丝组织的去兴欣网吧参观的活动。

       在那里,我看见了唐柔、莫凡、包荣兴以及苏沐橙和方锐……但是……唯独不见他。那个叫陈果的老板对我们很抱歉地解释因为叶修家里的原因,所以来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……空空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 望着网吧来来往往的人们,我似乎看见叶修在这里抽着烟,嘴角微微翘起,以势在必得的眼神玩着荣耀。我拨开人群,向“叶修”坐着的地方奔去……却是空无一人……

       “算啦!也就当做是为自己做个了解!”

        我苦笑着,并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过是他人生的一位过客罢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我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泪珠。望着如此蒸蒸日上的兴欣,我苦笑着说“加油啊!大神!你的兴欣很棒呢!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好遗憾啊……在你身边的人……永远不是我。”